當前位置:主頁 > 公司動態 >

家政保姆行業亂象該如何避免

2019-08-29 13:46
分享到:
近幾年,家政市場行業發展迅猛,隨之而來的問題也不少。如何改善家政業目前熱而無序的狀況,如何讓家政行業走上良性發展之路,今天我們一起來關注一下。1保姆與雇主的那些事保姆趁無人在家盜竊財物南寧關女士從家政公司雇了一個50來歲的女保姆照顧3歲的孩子。女保姆干活利索,很得關女士一家賞識。不過,保姆來了以后不久,家里的財物不時丟失。有一次放在臥室暗格里的黃金首飾不見了,警察勘查現場后告知,家里沒有撬鎖的痕跡,不像外人所為。后來,關女士便在家里安裝了監控,發現保姆打掃臥室時,都會翻房間里的衣服,發現現金就直接揣進口袋。最后,警方前來調查,保姆交代了盜竊雇主家財物的事實。
 
 
高價請的保姆粗暴對待8月大男嬰去年初,呂女士從南寧某家政公司高薪請了一個保姆照顧8個多月大的兒子。保姆住家3天后,她查看監控看到,去年3月24日清晨6時許,孩子還在側身躺臥,保姆卻突然一把將孩子翻身抱起,孩子頭部被撞擊,哭鬧不停。在25日凌晨4時許,保姆在哄睡時,反復用力搓揉孩子,孩子嚎啕大哭。
 
 
對此,保姆說這是她的育兒方式,沒有錯。呂女士家當即辭退這名保姆,并向家政公司投訴。最后,家政公司退還中介費,并給予補償。保姆遭遇耍賴雇主 兩年未得報酬2016年10月,保姆陳女士經朋友介紹,她到南寧的張某家照顧他父親。張某的父親曾因中風導致半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去之前,與張某約定,由陳女士負責照顧老人的日常生活起居,雙方口頭約定每月勞務費3200元、伙食費500元。但張某僅支付了兩個月勞務費后,便以種種借口進行推托。之后,張某不僅不按時足額支付勞務費和伙食費,甚至連老人居住的出租屋的水電費、物業費都不支付。陳女士看著癱瘓在床的老人,再次動了惻隱之心,主動墊付了相關費用。2018年11月,張某趁陳女士外出間隙,偷偷將父親從出租屋轉移至自己的住處。眼看兩年多的辛勤勞動打了水漂,無奈之下,陳女士申請了法律援助。最終,江南區法院判決張某支付陳女士勞務費和伙食費共5萬多元。2家政服務火 痛點也不少記者調查發現,在南寧,雖然家政行業市場發展空間巨大,但信息不對稱、家政人員服務水平不一、保姆當托“吃”中介費等系列問題卻時有出現,由家政服務所引發的糾紛并非個例。家政公司大多小而散南寧市東葛思賢路口附近,有多家家政服務機構。記者采訪了這些機構的負責人。她們均表示,辦公場所是租城中村的房子,在外面掛個“××家政”的牌子,即可攬活。
 
 
這樣的家政服務點,在南寧很多巷子都有。(攝于思賢路)廣西家協執行會長徐斌稱,這類機構規模小,散布在城市的小街巷中,大都沒有統一的管理制度,主要靠幫家政服務人員介紹業務,抽取中介費來維持運營。缺乏從業人員詳細資料在5家家政機構注冊登記的韋女士透露,為了滿足雇主需求,南寧市一些家政服務機構的負責人常向雇主保證:機構介紹的保姆大都經過正規培訓,經驗豐富,每名保姆均有詳細資料。“實際上,并非如此。有時為了應急,他們會從別的家政公司‘借人’來頂替,甚至連保姆的身份證都沒看過。”韋女士說。讓保姆當托“吃”中介費一些保姆只干了幾天,就會借故離開,雇主支付的中介費就此打了水漂。記者在走訪中發現,有家政公司請“托”幫忙,專吃雇主中介費。據知情人員透露:部分家政公司手頭上的好保姆少,專門用“托”來賺錢。雇主不滿意就給換另一名保姆,反正換夠兩三人后,雇主只要再換保姆,就得重新交中介費。
 
 
家政服務點散布在城市的小街巷中。速成“培訓”濫發證書徐斌介紹,現在家政人員都有意識拿證,但是所持的證書五花八門。經過培訓后,這些家政人員的技能,是否真能達到證書上所說的級別?受雇到雇主家后,效果如何?目前沒有一個權威評估。南寧市880家政服務有限公司的蒙經理也透露:現在不少家政公司宣稱,所推薦的保姆都經過安全認證和專業培訓。但不少培訓機構發合格證書如同兒戲,家政人員交錢后不學習也能拿到。一些機構甚至冒用“中國家庭服務行業協會”“勞動部”的名義濫發證書。保姆心理健康易被忽視此外,徐斌告訴記者,長期以來,雇主大多重視保姆的身體健康,卻容易忽視其心理健康檢查。據了解,目前,保姆、鐘點工到家政公司登記注冊,需提供身份證、學歷證明、上崗證、技能等級證書和健康證等。對于健康證明,很多雇主都比較關注。不過,卻很少有人提出要對保姆進行心理方面的檢查。家政公司對此也沒有硬性規定。
 
 
3頑疾咋治理 各方有期待如何改善現狀?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走訪。市民建議:雇傭雙方應進行互評打分有市民建議:今后,家政人員從業前須向家政公司提供由當地公安系統開具的《無犯罪記錄證明》;家政服務追溯系統應新增雙方服務反饋功能,雇主和家政人員每隔三五天互評一次,便于家政公司及時發現問題并介入管理;雇主們也可以在追溯系統中對家政員所屬的家政公司打分,逐步將行業內的“黑中介”擠出市場;而家政人員上門后,如發現雇主更改內容或增加工作時間,家政公司有權讓家政員停止服務。
 
 
一家家政公司在給從業人員進行嬰兒護理培訓。家政公司:期待出臺統一的行業標準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南寧市在市場管理部門注冊登記備案的家政公司,有8300多家;全區范圍內則有1.8萬多家。不僅僅在廣西,全國范圍內都還沒有統一的服務標準,造成有的家政公司或機構為了拉業務打起價格戰,形成惡性競爭。南方家政的主管黃女士表示,目前,各個家政公司都是“自掃門前雪”。一些有劣跡的家政服務員,換了一家家政公司照樣可以上崗。期待相關部門出臺統一的行業標準,規范市場管理。同時,行業協會要將胡亂壓價,到處挖人,不提高服務質量的家政公司,列入“黑名單”以促進家政服務市場走向規范化。
 
一家家政公司在給從業人員進行廚藝技能培訓。行業協會:規范市場亟待建聯動機制說起監管,一家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員抬出了行業協會。“我們是家政協會的會員單位,是要有資格才能進的,這是有上級部門監管的。”但至于是哪個上級部門則說不上來。徐斌表示,首先,核心問題在于行業標準的缺失。長期以來,對于家政服務中介、培訓機構和從業人員,缺乏有效的監管主體。要根治家政市場頑疾,亟待多部門建立聯動協作機制進行規范。同時,相關部門應當制定落實家庭服務行業“權責利”的保障制度,行業協會也要發揮引導作用。希望監管部門通過行政指導、市場準入和行政處罰等方式,維護家政服務市場的公平競爭秩序,維護家政服務公司與家政服務人員以及雇主之間誠實信用的交易關系。
云南时时彩购买平台 生肖时时彩 广西快三 asg游戏理财平台 期货配资平台专业天牛宝在行 股票推荐3只黑马票黑 股票涨跌幅限制 总进球 湖北快3 福建时时彩 竟彩 青海快3 黑龙江时时彩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 002349股票分析 澳洲幸运10 黑龙江时时彩